北京四大凶宅的传说是不是真的?湖广会馆,西单胡同,81号,礼王府!
杂闻趣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杂闻趣事
北京四大凶宅的传说是不是真的?湖广会馆,西单胡同,81号,礼王府!
发布时间:2019-05-23 来源:nsnvs.com
所谓“凶宅”的这个概念自古至今,海内海外都一直存在。一座住宅之所以会被称作为是凶宅,大多是由于住进去的人横遭厄运或是其中经常有所谓“不干净的东西”出没这么两个原因。那么凶宅到底是怎么炼成的呢,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这些凶宅和地质、地理、生态、心理都有关。
 
传说中北京有四大凶宅,它们分别是:虎坊桥湖广会馆;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朝阳门内大街81号;西安门礼王府。
 
首先说一下虎坊桥湖广会馆
湖广会馆是四大凶宅里面目标最大,而且是我最熟悉的。说真的,当我看到我所熟悉的“湖广会馆”愕然位列于“北京四大凶宅”内的时候,可真是不由得我冷汗涔涔~!我家的两处房子分别位于磁器口和洋桥,虎坊桥可是我倒车的必经之地。
 
这个北京湖广会馆始建于清嘉庆十二年 (1807 年) ,位于宣武区虎坊路的 3 号,是北京仅存的建有戏楼的会馆之一。有这近二百年的历史沧桑,赋予了她浓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历史上的朝廷重臣纪晓岚、曾国藩,梨园泰斗谭鑫培、余叔岩、梅兰芳还有伟大的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都是曾在此留下足迹的。湖广会馆在中国近代史上那更是大名鼎鼎,光绪年间,这里一时风云际会,在此处下榻清谈饮茶听戏的才子、达人可都是多为名动朝野之辈。尤以此后在菜市口引刀成一快的谭嗣同,以及康梁二夫子是最为有名。
 
好了,那么现在开始谈谈为什么此处会有闹鬼之说。据传闻啊,此处建会馆之前是一片乱葬岗子,后民国初年有佛山大贾斥资建义庄,雇一面如狮的麻风老者来看管,待老人在此居住之后,乱葬岗子原来的夜夜鬼哭和磷磷鬼火便渐渐少了,直至老人无疾而终。因为老人面目煞是骇人,从无百姓敢上前去搭讪,老人的身份也便永远成了迷,据说附近厉鬼重生,有行止不端或者不孝人家就会常见墙外无端扔来些石头瓦砾,并传来訇骂声,开门却杳无一人……从此,虎坊桥的一带,即便是单身男子,亦不敢夤夜出行。
 
第二个是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
 
这所“凶宅”和清代著名的小说家曹雪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曹雪芹(1715/1724~1763/1764),清代小说家。名沾,字梦阮,雪芹是其号,又号芹圃、芹溪。祖籍是河北丰润(一说辽阳,一说沈阳,一说铁岭),先世原是汉族,后为满洲正白旗的“包衣”人。
 
说到凶宅, 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这地方闹鬼之说是可以追述到乾隆年间的,纪晓岚曾这样描述过这所房子:“袭文达公赐第在宣武门内石虎胡同,文达之前为右翼宗学,宗学之前为吴额驸(吴三桂之子)府,吴额驸之前为前明大学士周延儒第,阅年既久,故不免有时变怪,然不为人害也。厅西小房两楹,曰‘好春轩’,为文达燕见宾客地,北壁一门,横通小屋两极楹,童仆夜宿其中,睡后多为魅出,不知是鬼是狐,故无敢下榻其中者。”
 
说这所凶宅之所以和曹雪芹有关系那是因为他在这里居住过。纪晓岚和曹雪芹差不多同时代的人,按纪晓岚的说法,当时的那所宅子就已经是远近闻名的鬼宅了,而曹雪芹却还敢住,着实令我匪夷所思。其实北京的很多地方都能和曹雪芹扯上点关系,大的如恭王府,圆明园,小的如离我家不远的广娶门附近的一住平房,还有那现在已经属于植物园的黄叶村中的小院。
 
再说那和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据当地久居的人说,在这里住的人,时间长了都能在夜里听到丝竹之声,夹杂有年轻女人的幽怨的吟诗声……那位“年轻的女子”到底是谁呢?我突然就想起了一种关于雍正皇帝之死的说法。相传雍正抢夺了曹雪芹的情人,将情一对有情人棒打鸳鸯。曹雪芹与他的那个情人也真不是盖的,后来居然一起合谋将雍正给杀害了,并把他的脑袋给割了下来,以至于雍正入殡的时候大臣们只好用一个黄金制成的头颅代替脑袋的空缺。清朝皇帝十二帝的死很多都有异说,而关于雍正的这个“割头说”我觉得是最血腥的一个。
 
其实曹雪芹啊着实是个悲剧人物,无忧无虑的一个翩翩贵公子因为政治动荡,家族所累最后落得个“举家食粥酒常奢”的地步,其胸中的愁苦悲愤,可想而知。真是“不怕天生瞎,就怕半路瞎”。但是他也算是不枉此生了,想必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这部凝结一生心血的〈石头记〉,在往后的岁月里又纠结了多少人的一生,有的人把她当信仰,有的人把她当事业,有的人把她当追求,而有的人把他当扬名的机会。
 
再者就是朝阳门内大街81号
 
这楼里边出现了许多许多奇怪事情, 每当到了风雨交加的夜晚或者月圆的晚上.... 房间里就会传出来哭声,摔玻璃瓶的声音。
 
鬼楼一街之隔的那个森豪公寓知道吧。那个工程从2000年前就一直停工荒废着..据传说其中的一个原因不是开发商没钱了......而是......
 
曾经在2001年的那个夏天的某个夜晚,工地的几个工人晚上喝多了,便跑森豪公寓的地下室去撒尿。结果尿尿的过程中感觉有股风。嗖~~嗖~~的吹后脊梁。转身后才发现地下室里朝北的一面墙上有一个洞。于是他们便拿着蜡烛过去看。一个工人喝多了伸脚就把墙轰的一声揣塌了,发现墙后竟然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其中一个老工人说那是地道,施工打地基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个地道了,后来就用砖给封上了,其中的三个年轻工人仗着喝了几口酒就要进去看看,那个年长的老工人说什么也不进去,就离开了,剩下的三个年轻人点着蜡烛就朝地道钻进去了。
 
年长的老工人出来以后就回去工棚了,约莫过了20分钟,他不经意间从工棚的2楼窗户朝马路对面看了一眼,那个方向正好是朝内大街81号的鬼楼,就发现那个鬼楼的窗户里忽然闪了几下光亮,然后接着陡燃就灭掉了,四周死一样的寂静。
 
老工人忽然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不详,不过也没有多想就去睡觉了,第2天,昨天晚上进地道的3名年轻工人没有来上班,工友去工棚找也没有发现,第3天,第4天,3名工人就这样失踪了。
 
如果你曾经在夏天某个炎热的酷暑当头的时候,从公寓前经过的话,会突然被丝丝凉意所惊奇。这是的确存在的事实。曾经有人做过这样的实验,发现公寓前的温度要比离此二十米不远的地方低好几度。至于是否是地下有物而造成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很奇怪,这样的一栋楼为什么不拆除,或者重新翻盖。而是内外布满编织布,似乎是要修缮的样子。而且这个实际高5层的老式建筑,为何在80年代却又在其楼顶新加盖了一层楼。我们知道楼上加楼是需要建设部门批准的。而批准的条件之一就是这栋楼必须有足够深的地基。那么朝内大街81号的地下究竟是有什么呢?它在文革时期又发生了哪些离奇故事呢?朝内大街79号里的白胡子老爷子究竟是何许人也?朝内大街和小街路口之间的过街天桥到底为什么建成X字形状?朝内大街恒亲王府又称五爷府内到底有何样机关密道呢?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90年代初朝内大街的改造工程,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一切也将随历史烟飞云散。。
 
中央电视台有个频道曾经做了一期关于朝内81号的节目。 据说,前些年,政府打算拆这个房子,可是在拆的过程中,有些民工无缘无故的就不见了踪影, 后来就不敢再动工了。
 
还有这个西安门礼王府
西安门礼王府,百年间,王府周围三人多高的旋风是经常可以见到的,奇怪得是,十步之外便是根本无风……
 
北京还有别的传说,比如有“四大凶宅”,指湖广会馆、万福居、西城大同公寓、东城某公寓,全以“闹鬼”而名传京城,种种“鬼”的传说,活灵活现,阴森可怖。
光的惊怵。